看起来,扎克伯格信奉反向投资的哲学。在此次新冠疫情期间,Facebook是为数不多还在大举扩张的科技巨头。在其他科技巨头纷纷收缩精简业务,部分或者完全冻结招聘之际,Facebook却在继续大举招聘人才,更是斥巨资连续进行收购。

Facebook 4月底已经花了100多亿美元:向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支付50亿美元天价罚金,就剑桥数据出售用户数据的丑闻达成和解;向印度电信巨头Jio投资57亿美元获得9.99%股份,全面布局印度移动互联网。现在Facebook又宣布收购有“GIF界谷歌”之称的Giphy。交易细节没有公布,美国媒体Axios透露是4亿美元现金收购。

GIF数据库和搜索平台Giphy于2013年创办于纽约。去年12月的数据显示,Giphy全球日活用户超过7亿。创始人Alex Chung曾经明确表示,他们的目标定位就是打造“GIF界的谷歌”,只不过谷歌也是GIF领域的竞争对手。在创始人来看,他们能在这一领域压倒谷歌的优势就在于专注于GIF。更重要的是,Giphy从一开始就重视GIF的授权问题。

在收购方面,扎克伯格从来都是快准狠。当初Instagram只有10多个员工,一份钱都没挣到,刚完成5000万美元融资,估值只有5亿美元,扎克伯格在三天内直接拍出10亿美元拿下了这个团队,吓退了想竞购的Twitte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甚至引发了“移动互联网是否出现泡沫”的讨论。

但很快Instagram就成为Facebook最耀眼的资产,甚至比Facebook业务还有前途,月活用户超过10亿,估值更远超10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刚开始腾飞时,就果断拿下了这个最有可能挑战Facebook的潜在竞争对手。这笔交易甚至已经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最物超所值的经典收购案例。

从某种角度来说,Giphy和Instagram有一些共通点。Instagram的成功,是因为图片是比文字更具粘性的社交载体;那么“GIF界谷歌”Giphy的成功,是因为GIF是比文字更加有趣的表达方式。和Instgram一样,Giphy成立四年之后才开始进行商业化,营收模式是平台广告,主要和品牌进行合作。

Giphy在被Facebook收购之前累计融资了1.5亿美元,但上一次融资还是2016年的D轮融资7200万美元,当时的估值就已经达到了6亿美元,投资机构包括了德丰杰(DFJ)和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如果Facebook此次是4亿美元收购的话,显然Giphy过去两年的商业化之路可能并不顺利,或者融资遇到了困难。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Giphy在疫情之前就开始找Facebook谈投资和合作,但谈着谈着就变成了收购。

Facebook表示,收购完成之后,Giphy将归入Instagram业务部,保留自己的品牌,还会继续向各个平台提供GIF整合服务。虽然Twitter、Snapchat、TikTok等诸多社交平台以及iMessage、Telegram、Slack等诸多即时通讯工具都在使用Giphy API接口,但Facebook是Giphy的半数流量来源,四分之一流量更是直接来自于Instagram。

那么对扎克伯格来说,收购Giphy对Facebook的业务版图有什么意义呢?GIF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手段,还能带动社交平台的用户活跃度,这对Facebook是非常关键的指标。Facebook平台本来也离不开Giphy,趁着后者发展不顺的机会,直接收购招揽到旗下,显然有利于Facebook各项产品,尤其是扎克伯格非常看重的即时通讯Messenger业务。

Giphy商业化发展不顺并不重要,Instagram、WhatsApp在进入Facebook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营收模式,扎克伯格等了好几年才开始把这两大平台和Facebook打通进行商业化。Giphy在接入Facebook强大的广告销售平台之后,无疑能够有效增强自己的商业化能力。

卖社交广告这事,没人比Facebook做得更好。毕竟Giphy海量GIF数据库也即将归属Facebook所有。就在宣布收购之后,Giphy还公开否认了自己会因为“被Facebook收购而撤下恶搞扎克伯格GIF”的传言。

不过,Facebook就算不收购Giphy,也不影响自己平台使用Giphy的GIF。之所以收购Giphy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几乎所有的社交平台和即时通讯工具都在使用Giphy工具,而他们都是庞大的社交矩阵Facebook的竞争对手。Facebook吞下了Giphy,等于在Twitter、Snapchat、TikTok、Telegram等竞争对手内部安插了一个“眼线”。

这事Facebook还真干过。2013年Facebook收购了一个数据监控工具Onavo VPN,通过后者获得了WhatsApp的流量数据,发现WhatsApp增长比自己更为迅猛,于是在2014年果断拍出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

正因为如此,Facebook收购Giphy可能不会受到互联网同行的欢迎,尤其是那些社交平台和即时通讯平台。虽然他们暂时还不至于中止Giphy的合作,但考虑到Facebook的竞争手段一贯激进(尤其是在和Snapchat竞争的过程中),在用户隐私保护方面更是负面缠身,这些竞争对手也有理由担心Giphy被收购之后会偏向新东家,更担心Giphy会让Facebook因此得到自己的数据。

另一方面,美国监管部门可能也不太欢迎Facebook这笔收购。他们本就在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进行反垄断调查。以麻省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更是积极主张分拆Facebook,担心Facebook商业版图过于庞大影响行业竞争。

今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宣布对硅谷科技巨头过去十年的收购案展开调查,还表示不排除对存在问题的收购交易采取监管措施的可能性。其中,Facebook和谷歌两大频繁进行收购的巨头是最主要的调查对象,亚马逊和微软也在其中。由于直接关系到美国大选的舆论导向,两党政治力量都对Facebook高度关注。

虽然Facebook收购Giphy这样的小创业公司,还达不到启动反垄断审核的门槛,但监管部门依然有可能对Facebook展开额外的调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成员、明尼苏达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科隆布查(Amy Klobuchar)已经公开要求对Facebook展开调查。一些民主党议员甚至要求Facebook在疫情期间停止收购。在这种本就不利的监管环境下,Facebook收购Giphy的交易可能正好撞在枪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