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亚马逊宣布了近年来最大的一宗企业收购案,再次引发了马斯克与贝索斯的争议。经过数月的谈判,在打败了竞争对手苹果、特斯拉、通用汽车和Waymo之后,亚马逊出资10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汽车公司ZOOX。特斯拉和SpaceX的创始人马斯克随后在社交媒体上嘲讽亚马逊总裁贝索斯是个抄袭专家。

马斯克与贝索斯的恩怨从何而来?

而本月初,因为亚马逊网站下架一本对于“新冠”疫情持怀疑态度的畅销书,马斯克刚刚批评过他们利用垄断地位打击那些对自己不利的观点。他认为如此庞大的亚马逊妨碍了其他企业的自由竞争和创新。按照反垄断法,它应该被拆分。那么马斯克和贝索斯两位富豪企业家的争议从何而来?谁的意见又更有道理呢?

众所周知,亚马逊其实是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巨大受益者。为对抗疫情而颁布的“居家令”迫使更多消费者放弃传统的购物方式,而转向网络购物来满足日常需要。现在美国各地都在经历大面积的零售业倒闭潮。但是截至4月中,亚马逊就已经增加雇佣了10万名员工,并计划再增加7.5万名快递员。即使在疫情发生之前,由于巨大的货运压力,他们就已经遇到了卡车司机短缺的问题。根据美国卡车协会发布的《2019年卡车司机短缺分析报告》,未来10年内美国需要新雇佣110万卡车司机。而ZOOX由于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暂时也面临资本市场上融资困难的风险。所以在这个特殊时期,亚马逊选择收购他们以获得自动驾驶技术并不意外。但是这就与特斯拉的业务产生了重叠。因为特斯拉在2017年就发布了自己的纯电动和半自动驾驶卡车。如果亚马逊把自己在电子商务的主导地位扩展到自动驾驶领域,这无疑会损害特斯拉的利益。

但是马斯克和贝索斯的争议还不止于此,两人也都是私人火箭公司的投资者。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和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公司都致力于开发火箭重用技术,并且都把外星探索作为自己的目标。只不过贝索斯的目标是月球,而马斯克的目标是火星。媒体长时间把两个公司的竞争关系比喻成美苏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那么是否这种竞争关系导致了他们的对立情绪呢?

当两人都投资火箭开发的早期,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现在这么紧张。根据媒体报道,早在2004年他们还曾经一起吃过晚饭,彼此交流对于太空探索的看法。那时SpaceX和蓝色起源都才刚刚起步。他们都没能进行过任何一次成功的发射,也没有设计出可以正常工作的火箭模型。

但是两个公司的第一次冲突发生在2013年。美国宇航局完成了亚特兰蒂斯号的最后一次发射任务,并将所有航天飞机全部退役。他们决定将之前使用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号发射平台的使用权拍卖给私人公司。SpaceX首先表示出了兴趣,但是蓝色起源随后加入了竞争。为了得到这个发射平台,蓝色起源甚至向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呈交诉状以阻止SpaceX获得合同。这激起了马斯克的愤怒。他称对手为“造假的阻挡策略”。因为当时SpaceX已经可以从卡纳维拉尔角附近的空军基地使用猎鹰9号火箭向国际空间站发射货运飞船。而蓝色起源还未能进行一次亚轨道发射任务,更不要说轨道飞行了。这种做法只是为了阻止对手获得它本该获得的资源。随后问责办公室驳回了蓝色起源的诉状,认为他们不具备实际使用这个发射平台的能力。SpaceX最终赢得了39A发射平台的20年租赁合同。

两人关系的恶化发生在他们关于可重用火箭技术的专利官司中。早在2010年6月,蓝色起源公司就已经把火箭重用技术的概念注册为专利。虽然当时他们并没能成功进行这方面的实验,蓝色起源的专利内容就包括在海岸地区进行发射,并把一级火箭用垂直动力减速的方式降落在海面的无人船上。如果按照这份专利的要求,SpaceX可能要为使用这项技术向蓝色起源公司支付数千万美元。2014年当SpaceX还在开发这项技术,他们发现了对手的这项专利。SpaceX向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提出了抗议。他们认为日本发明家Yoshiyuki Ishijima已经在他1998年的论文中对这项技术有了完整论述。政府经过大约一年的审核,再次做出了有利于SpaceX的裁定,专利和商标办公室最终取消了蓝色起源的这项专利。

从2015年开始,两人的矛盾就开始公开化。11月23日,贝索斯宣布蓝色起源公司成功进行了第一次火箭着陆。马斯克假意祝贺了对手,并公开指出蓝色起源进行的发射难度远远低于SpaceX。因为能够进入太空的火箭只需要3马赫的速度,而能够进入对地同步轨道的火箭需要30马赫的速度。当年12月21日,SpaceX也第一次成功着陆了一级火箭。双方的语言摩擦开始升级。2019年在一次私人演讲中,贝索斯调侃了马斯克殖民火星的想法。他当时说,如果“我的朋友(马斯克)”想去火星,先应该去喜马拉雅山顶住一年试试。因为和火星比起来,喜马拉雅山顶的条件可能像“天堂的花园”那样美好。

SpaceX和亚马逊和蓝色起源的竞争关系也越来越激烈。2019年4月亚马逊宣布申请频段使用权,并计划发射3236颗卫星以提供无线网络服务。这个想法与SpaceX在2015年初宣布的“星链”计划非常相似。马斯克立即评论说贝索斯是抄袭专家。2020年4月在美国宇航局名为“月亮女神”的重返月球项目招标中,SpaceX、蓝色起源和Dynetics公司参与了设计登陆器。5月10日贝索斯展示了蓝色起源的“蓝色月球”登陆器模型。而马斯克则忍不住嘲笑他说,他只是设计了一个“蓝色球”而已。

虽然马斯克对贝索斯和蓝色起源的批评有出于其自身的商业目的,但亚马逊的垄断问题却是有目共睹的。2019年,美国司法部就已经对亚马逊启动了反垄断调查。民主党初选过程中,麻州参议员沃伦和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多次提出要坚决拆分亚马逊。2018年特朗普总统也严厉批评亚马逊利用其垄断地位迫使美国邮政局低价充当其“快递小哥”。两党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广泛的共识。作为互联网电商的使用者和宇宙探索项目与自动化驾驶技术的潜在受益者,很多普通民众仍然希望两位企业家的竞争关系应该回到理性、平和的轨道。但是亚马逊的垄断地位已经对很多中小企业和美国民众伤害严重,政府应该要有所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