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macOS Big Sur 的发布,苹果终于将 Mac 操作系统的大版本号升级到了 11 。除了底层的巨大改进,这家科技巨头还在软件 UI 上运用了全新的设计风格。有设计师称,苹果公司正在向“新的拟物风格”(neimorphism)迈进。但 Apply Pixels 图标设计师 Michael Flarup 却表示,这其实并不是一个新的趋势,而是该公司重新拾回了视觉设计的趣味性和明智的表现力。

设计师夸赞macOS Big Sur的图标传达了明智的表现力

macOS 11 Big Sur

有关 macOS 11 Big Sur 图标设计的讨论已有很多,在看到苹果没有为桌面引入完全平面化设计的时候,相信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与设计中的所有重大变化一样,人们迟早会选择这个方向。不过 Michael Flarup 还是同意 Koloskus 对 iOS 7 中引入的拟物化设计(skeuomorphism)的一个观点。

Flarup 表示,与其说平面化设计过于局限,不如说是其摆脱了某些束缚。其认为将极简主义作为视觉设计的总体目标的问题,在于对情感的约束。

当设计的目标是尽可能地消除它时,就几乎没有了表达的余地。艺术与设计之间的这种交集,将是可以展开讨论的地方。

在完成了像素方面的推演之后,Flarup 会将精力放在这方面。由于苹果远离完全平面化的 iOS 设计已有一段时间,文字标签又重新变成了按钮、细微的渐变效果和界面触感也重返了。

设计师夸赞macOS Big Sur的图标传达了明智的表现力

iOS 12 和 iOS 13 的对比

有人担心下一代 macOS 可能对 iOS 的极简主义产生较大的影响,甚至发生某种视觉效果上的统一,且苹果自己所倡导的极简主义将吞噬 Mac 视觉设计中的任何现实主义或表现力的遗留痕迹。

对此,Michael Flarup 指出,苹果已在修订版的人机界面指南上有所提及。在 macOS 11 中,应用程序的设计语言被强调跨平台的一致性,同时保留 macOS 经典图标上的写实渲染风格。

应用图标结合了圆角矩形的形状、正面透视、以及一致的阴影效果,以提供统一的视觉体验。尽管设计语言强烈鼓励视觉上的一致性,但它并不排除“明智的表现力”(judicious expressiveness)。

通过这种方法,苹果正使视觉设计更具表现力,或许是我们近十年来从未见过的那种。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放宽对轻松简约的视觉设计的控制力,同时让像素的表现力提升到更高的境界。